女性題材劇的「鏡鑒意義」丨制鮮者·專訪《誰說我結不了婚》出品人&制片人

2020年夏天,圍繞女性話題的探討一浪高過一浪。

著名舞蹈家楊麗萍,被某網友嘲諷“一輩子沒有子女是人生最大失敗”上了熱搜,關于女人生子與幸福成功的標準,成為輿論爭議的“導火索”。

張雨綺、寧靜、萬茜等一群年齡超過30+的女藝人,集體亮相綜藝選秀戰場“乘風破浪”,關于女性職場“中年危機”的話題,線上線下蔓延。

剛剛收官的女性題材劇《誰說我結不了婚》,聚焦大齡單身女性婚姻與人生現狀,將女性成長和獨立人格的話題引入深水區,激發廣泛圈層的熱議。

女人該不該結婚?該不該生子?該不該回歸家庭?該不該成為男性的附屬?曾經,這些問號不容女性反駁。如今,當越來越多的女性依靠自身的努力取得了完全不遜于男性的事業成就與社會地位,獨立、自強成為當代女性新的身份標簽,“道德綁架”被群起而攻之。


從現實生活到影視作品,女性群體需要社會以全新視角審視她們,也期待更貼近現代生活、更多元的熒屏女性形象,賦予女性更深刻的獨立意識。這對于從事女性題材劇創作的影視人來說,意味著機會,也充滿著挑戰。

機會顯而易見,對女性生活與精神世界進行描摹的作品,在現實主義創作風潮的驅動下快速增長,據不完全統計,2019年上新連續劇女性題材占比為58.5%,網絡劇女性題材占比63.3%;挑戰危機四伏,劇情故事設定多一分容易引發“女權”爭議,少一分又無法直抵社會痛點。

女性題材劇如何一定程度上展現現代女性追求獨立的思想浪潮,又形成戲劇審美上的陌生感與新鮮感?我們近日對話《誰說我結不了婚》出品人、興格傳媒董事長楊文紅及制片人陳泉,以這部口碑、熱度雙贏的劇集為例,探討女性題材劇的創新之道和未來市場走向。

以真實的創作態度,為女性群體發聲

從曾經的“大女主”到如今的女性群像劇,女性題材劇一直在尋求全新的表達方式!墩l說我結不了婚》的創作難點,也源于此。

真實,是出品人楊文紅自項目啟動之初,就定下的創作基調。她挑選的這支編劇團隊,清一色的女將,大多數人擁有傳統媒體人的從業經歷?缃甾D行,對劇本創作來講,有優勢也有劣勢。一方面,記者職業的特殊性,使編劇們入行前練就了一雙敏銳洞察社會百態、人性善惡的雙眼,能夠以直面事物本質的視角來看待當下女性面臨的矛盾焦點;另一方面,曾經職業、閱歷的單一軌跡,也限定了社會認知、思考層面的深度和廣度。


《誰說我結不了婚》的三位女主人公,職業設定編劇、律師、美容師,正是出自于編劇駕馭能力的考慮。

“劇本大綱階段,我們做了大量的女性職業調研,采訪尋找各種案例,初定的職業有十多種。在一次次開會、討論過程中,大家達成共識,一定要從自己熟悉的領域著手,在能力范圍之內做到最大化的真實呈現。”于是,以往女性題材劇中鮮少出現的“編劇”職業,第一個浮出水面。

制片人陳泉至今還記得,劇本例會上,大家就某一個情節設定真不真實據理力爭的樣子。“全劇的開場戲,編劇們設想了五六種方式,反復雕琢考量,選定了最硬核的版本,開場即拋出三位女主婚戀觀。劇中,程璐提名‘華夢獎’要不要棄領的情節,當初也想過是否借由其他事件隱晦表達,畢竟涉及行業潛規則,但最終還是選擇直面真相,哪怕會有爭議。”

真實的力量,讓《誰說我結不了婚》播出后,直抵觀眾內心深處,楊文紅和陳泉也接到不同行業朋友們的反饋。楊文紅透露,家族中有女性親屬從事律師職業,對田蕾那句“我辛辛苦苦奮斗十年,才到了你的起點”,頗有同感。女律師所處的職場環境壓力之大,比戲中情境有過之而無不及。陳泉身邊的編劇好友則坦言,程璐的遭遇活脫脫現實重現,“改稿改到怒火中燒,頭發掉一地的場景,就是我!”


對于普通觀眾而言,《誰說我結不了婚》最打動人心的,是將女性價值、戀愛婚姻價值、自我主張相互結合,給很多“不明真相”的局外人闡明了女性不婚不戀愛的本質,是因為沒有遇到契合的人?梢哉f,真實的創作態度,讓《誰說我結不了婚》有效規避了女性題材劇的懸浮感,站在客觀立場為女性群體發聲,觸及社會現實話題,進而實現了劇集的破圈。

拒絕販賣狗血和焦慮,不迎合下沉市場

《誰說我結不了婚》的成功,來自于劇集對女性的尊重,對女性焦慮的把握,對成人世界精神的撫慰。豆瓣開分7分以上的評分,在一眾女性題材劇中,顯得十分出挑。

收官之際,復盤整個項目,出品人楊文紅和制片人陳泉從不同角度總結分析了女性題材劇成功的幾點要素。

第一,精準把握題材方向。以《誰說我結不了婚》為例,三位女主作為都市女性的典型代表,分別面臨著不同的事業、情感問題,這與當下大多數大齡單身女性遭遇的困惑是高度一致的。在女性追求獨立、自強的思想狀態與心理預期中,劇集本身傳遞的信息和價值觀極易引發共鳴。


第二,話題切入關照現實。一部好看的女性題材劇,不僅僅要直面真實困境,也要提出解決問題的辦法,《誰說我結不了婚》的話題切入點就具有普遍共性——多年未見的初戀要不要情緣再續?戀愛即結婚的經濟適用男要不要嫁?年下戀靠不靠譜?年齡該不該成為婚姻的阻礙?這些關照現實的議題,給出了不同方向的答案,很容易觸動觀眾情緒。

第三,正向價值觀的輸出?催^《誰說我結不了婚》的觀眾,普遍反映劇中的臺詞金句勁道、有回味。之所以能夠廣為傳播,創作團隊也是下了一番功夫。金句的輸出,實為價值觀的輸出,與角色身份、性格要合為一體,絕非為了制造話題而強行使用金句。


第四,表演加分美學增色。從劇本到作品,一個項目的完成度高低,離不開各個環節的努力!墩l說我結不了婚》幸運的是,沒有遇到短板的部分。演員潘粵明、童瑤、陳數、袁文康、許芳銥等表現非常不錯,在各自的身份和情感狀態里較為準確的拿捏,演繹了一出很有魅力的都市男女關于愛的探討、嘗試的群戲。精美考究的制景和服化道部分,也提升了劇集整體的時尚度和美感。


從《誰說我結不了婚》目前的收視熱度數據來看,這部女性題材劇無疑是成功的。但同時,過度集中在北京和上海等一線城市的收視人群,也制約著下沉市場的開拓。

談到市場的局限性,出品人楊文紅并未感到可惜。在她看來,《誰說我結不了婚》幾乎沒有太多重大戲劇沖突,是遵循真實創作理念、符合生活現狀的。如果為了迎合下沉市場人群欣賞口味,在都市生活化的劇情里面摻雜你死我活的狗血橋段,刻意渲染痛苦、販賣焦慮,反而破壞了一部作品的質感。

如果在作品和市場間取舍,楊文紅坦言,更看重作品的質量。

女性劇集市場沒有飽和,贏在精神表達

隨著女性的社會地位越來越重要,女性人群在精神層面的需求也亟待獲得進一步的滿足。

環顧國內外影視市場,女性現實主義題材創作年年都有佳作奉獻,探討婚姻問題的韓劇《妻子的世界》,描寫職場女性感情世界的《歡樂頌》、關于“干得好還是嫁得好”的《我的前半生》,聚焦北漂、滬漂女性人群的《北京女子圖鑒》《上海女子圖鑒》,幾乎都成為了一個時期現象類的話題。


據不完全統計,2020年下半年,待播的女性題材劇多達十幾部。在激烈的市場環境中,某一部戲想成為爆款,似乎變得越來越難。那么,女性題材劇還有出圈的機會嗎?

楊文紅給出的答案,是肯定的。

“女性題材劇,一直是收視主流,這點海內外市場數據都有佐證。無論從消費層面,還是情感需求,這類劇集也遠遠沒有飽和。關鍵的問題,如何以創新的技術手段,持續輸出符合時代特征的女性精神表達。”

在楊文紅看來,影視藝術作品最大魅力在于其可以還原生活的本真,又起到警醒社會的作用。“藝術作品中的女性形象塑造,不必刻意高于男性,也不能低人一等,在勢均力敵的背景下真實還原女性的生活狀態與細膩的情感波瀾,更能讓觀眾產生真切的代入感和共鳴感?上驳氖,近兩年熱播的女性題材劇,開始真正以女性視角進入電視劇創作,通過極致的細節來展現女性微妙的心理變化,體現出女性如水的力量。”


《誰說我結不了婚》播出期間,創新的排播模式一度引起業內關注。

這部戲首次實現了央視八套和網絡平臺同步播出,為了追趕網絡平臺的播出速度,達到同時間結束,央視八套甚至將劇集后半段播出集數由每晚2集調整為3集,這在此前是絕無僅有的。央視的創新之舉,楊文紅將其看作主流媒體平臺的一次低調變革,央視八套釋放出的信號,對未來更多優質、年輕化的劇集來講,是一種拓寬發行渠道和受眾群體圈層的機會。

2015年夏天,楊文紅辭去公職,創辦興格傳媒。五年來,她和團隊成員在女性題材劇的垂直賽道不斷開拓,創作了多部精品佳作。如今,面臨影視寒冬的大背景,楊文紅也在思索女性題材劇在短視頻領域的機遇,“市場在變、收視群體的需求在變,每一個影視人也要尋求改變,在變化中創造新的價值。” 

相關產品

評論

十一选五玩法介绍云南